火锅里放什么食材会让人惊为天人

2018-01-29 18:22

         潮汕牛肉锅滚足时候的胸口油,重庆牛油锅煮出来的荷包蛋,北京大铜锅里烫过一下的肚仁儿,韩式部队锅包着汁儿的最后一碗饭,从瑞士芝士锅蘸过一遭的面包丁,寿喜烧刚夹出来就裹生蛋液的嫩牛肉,打边炉切得纸薄的生鱼片,你以为这些就够了吗?

不,传统的食材你还没尝遍,创新的混搭已经袭来,敌军还有40秒抵达战场,请带着胃酸和口水速速备战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牛油火锅一开锅,就丢整盘肥肠进去煮,酒过三巡,用漏勺捞上来,蘸干碟,或者加了鲜葱的麻酱料,肥肠皮韧,久煮不烂反而肉质更肥美,咬合间肉汁流进,香肥不腻,欲罢不能。

鲜杀梭边鱼吃鱼腩部位最美,不宜片的太薄,略带厚度的推进锅里去,变得卷翘大概只用五分钟,不唯独皮下有薄薄一层脂肪,肉嫩而滑,胖三百斤也甘愿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芝士年糕加咸蛋黄作芯,本身已经很难不好吃,下锅煮至年糕软糯,外皮饱吸牛油香辣,鸭蛋黄免去年糕不易入味的缺点,从外到内,两种滋味,都是享受。

         卤海带是下酒圣品,涮海带亦然。海带最省心,哪怕把它忘在锅底,依旧不碎不烂,想起来时再捞出迟,肉头厚实饱吸辣味。最上等的卤菜有多香,牛油锅里的煮过的海带不逊色半分。

         手切羊肉加一只蛋,蛋液裹匀肉片,趁沸腾下锅,变色即出,少女的酥胸又能有多嫩?

          莴笋黄瓜与萝卜,最宜难过大哭之后大吃,稍煮就会变得汁水丰盈,鲜蔬香与牛油香混糅,入口即化原来真的不止是形容蛋糕和奶酪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数九寒天,从地窖里、楼道里、厨房的纸箱里,挑一颗入冬前储的大白菜,剥去外层几片,菜心可以空口吃,中间部分就洗好。铜锅烧热,涮过一批牛羊肉,荤汤涮素菜,煮的叶软,青色转微黄,连汤带水捞出来,筷子头点一些许麻酱,吃进去立刻满口生津,肉的鲜,菜的甜,锅子的暖。真是百菜不如白菜。

         芝士火锅这种洋玩意,其实怎么也吃不出西装革履红裙盛装的浪漫,一人一柄长叉,黑胡椒粒粗嘎嘎立在牛肉上,在锅里打个转儿,芝士一丝一屡一层的裹住,黑胡椒这虚张声势的家伙不比麻椒,口腔里满是麻香味,舌头倒不觉得僵,恰好解了芝士的腻,牛肉的粗配上芝士的细,互补调和,这就是万物之道。

         客官,招待不周,请勿辜负。